言论自由应该是什么样的

饭否是目前国内我认为运营得还算良心的社区类产品了,主要原因就是它对各种言论的处理是有度的,比如我想发一条包含“川普”二字的饭,他会直接提示内容涉及敏感词后拒绝发布出去,而不像微博或是微信那样,你可以发,但后果就是未知的了,很可能直接封号,我之前一个几年的大号就是因为这个永久被封的。当然,这两个平台的言论环境都不能算好,这其中我理解可能也有来自审查的压力,但这些平台本身毫无底线地配合作恶肯定也是难辞其咎。首先,虽然微博删了我的号,给我造成了无法具体衡量的损失,但我会觉得当前执政党的言论审查政策应该负主要责任,然后才是微博平台。其次,我发了一条不痛不痒的牢骚之后不久被提示账号需要重新登录,但当我重新登录时被提示账号永久被封,没有原因,没有解决办法,即封你不商量,这么粗暴处理显然是不合理的,但无处申诉。最后,我在尝试重新找回密码时却可以正常操作,给我造成一种错觉,以为这是一个绕过封号的途径,而实际上即便重新设置了密码也依然无法登入。所以,这明显是因为微博为应对审查言的压力而仓促处理的结果。

虽然我现在身处自由世界,但一切并不像我想像得那么美好。比如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像Twitter、Facebook或YouTube这样的世界主流平台也无时无刻不在受到左派意识形态的影响。比如,我熟悉的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大号和频道,因为在美国大选期间说了太多关于美国民主党的“重大负面新闻”,账号和频道都被封掉了。稍了解美国政治的网友应该都知道,这些互联网巨头都位于“硅谷”——民主党控制范围内的西部——加利福尼亚州。目前在这些媒体在美国是有权利这么做的,230法案的存在让这些事实上的公共平台变成了私家花园,所以所有压制言论自由(甚至背后影响政治格局)的行为变得合法。还有一些例子,比如之前新闻上报道过的Facebook或Google的一些员工因为支持某一政治议题被公司以其他理由开除。这些做法都相当地“左派”(像共产党),即我不同意你说的话,那么我就要利用权力让你闭嘴。言论自由显然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即便如此,这些媒体和BigTech们依然可以在被法律定罪前享有所有言论自由。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人民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言论自由是相对的自由而不是绝对的自由,事实上,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自由。就我的理解用大白话讲就是,你可以自由地说,但需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也就是说,如果我的言论没有给任何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我就不必要为自己的言论负责,反之,我需要负责。比如,我在这篇文章里陈述了一部分事实,也发表了一点个人的经历和真实的想法,我不认为会对任何读者有什么伤害或者造成什么损失,这篇文章就不应该被审查甚至删除。再比如,如果我制造了什么谣言然后传播开来给某个人造成了精神或者经济上具体的损失,那么我会被控告,被要求赔偿,这么做是相当合理的。虽然以上是美国宪法定义的言论自由,但是它定义的内容和具体操作上应该是普世的。

所以从以上非常浅显的普世价值的角度来判断,不论我说了任何中共当局不喜欢的内容,中共当局应该做的首先是和我沟通,甚至要求我删除,我可以选择配合也可以选择不配合,如果我不配合确实给中共当局造成了什么伤害,中共政府可以控告我,我觉得和政府当庭公开辩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当然前提是中国应该一个司法尚且公正的社会,让我有机会和政府平起平坐、分庭抗礼,很可惜它并不是,我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言论自由是大家都应该有的自由,而不是只允许一方面说。比如2019年中在香港发生的“反送中”事件中,中共和香港建制派背景的人破坏连侬墙就是言论自由被严重践踏的代表事件,有人支持有人反对(当然,支持的应该极少),任何人都应该有发声的权利,而不应该是我不同意你说的就要封你的口

说到这里应该都发现了,这其实是非常浅显的道理。回到这件事上,我很清楚在中国所有人都没有言论自由不是单纯的一个问题,而是根深蒂固的整个社会体系都有问题。所以后来我只有选择放弃,从此不再沾染微博。相信微博作为平台也不希望看到用户流失,但是在专制眼中,政治永远是第一位的,经济不值一提。所以我在这里也只是记录一下几年前自己的微博账号被封,以及这几年看到太多自由世界也存在对言论自由的打压,对言论自由的一点感想。人微言轻,这一篇文章不可能改变任何事情,但内心还是天真地期待真正的法制回归这个世界,让立场少一点影响公正,也坚信破坏法治的人和组织早晚都会付出代价。

Comments

Posts

做博客,除了内容,你什么都不应该关心

拿到加拿大驾照了

应该成为什么样的技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