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rch, 2022

国外发达国家码农是真混得好么?

回答了这个问题: 国外发达国家码农是真混得好么? 我是加拿大新移民,已经上班一个多月了。公司在多伦多,是做净水设备的,也是美国的上市公司,我负责Linux嵌入式设备的软件开发。团队目前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个来自俄罗斯,其他都是本地人。 签offer之后,HR就联系我开始寄东西了,先是搞了一整套swag(新人礼包),还有寄必须的办公设备包括电脑,都是最新款,必要的软件都装好了。此外领导还说,除了电脑之外的其他配件,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提,顺便帮我订了DELL最新款的曲屏显示器,说你这是个远程岗位,以后会一直在家工作就给你整个好一点的。正式开工之后没有具体的工作内容,全是公司文化的培训,整天和不同的人开不同的会议,那两周感觉自己英语突然提高了很多。 我们团队目前采用敏捷管理,每两周把需求池里面的东西拉取一些出来做一个sprint,再分拆成一些小的任务。每天早上视频聊15分钟短会,然后就各干各的,需要沟通的时候随时发Teams消息或者直接开视频聊。每天早上9点上班,但通常能赶上9点半的站会就行了,晚上5点下班,4点半就有人离开,周末和节假日是肯定见不到人的。就算工作日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因为公司要求每周工作达到40个小时,所以如果有事可以去办,群里和大家打个招呼就好了,自己再找时间把小时数补上。疫情期间几乎所有人都是远程工作,所以偶尔也见过有同事这周在这个城市,下周又去了另一个城市。每周的4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面有半天是没有工作安排的,叫做个人发展时间,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任何事情,看书,看视频,睡懒觉,或者干工作的事都可以。定期还有一些知识分享的机会,每次分享会里会有一个人讲解一些可能对别人有帮助的知识,有的分享硬件,C语言,还有看过的书,有意思的开源项目或者生产力工具等等,总之可以相互帮助也能促进交流和了解。 工作本身非常轻松,这段时间主要做一些技术的预研,比如一些新的语言和框架能否用到公司新的项目中,还有对新设备的调试,然后把过程和进展详细记录下来,暂时基本上没有做过需要大量的编码的事。以中国人的效率,一周的工作可能我们一两天就干完了,花时间的部分主要在沟通协调以及写文档上。网上说的比如一件小事拖很久这么夸张的事几乎不存在,需要找人协调一些资源的时候基本上当天就有响应,不用太多工作量的话当天也都能解决。那种很夸张的事可能只存在于政府部门,那是真的慢。关于职业发展,公司有不同的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试着聊点政治

自从出国之后跟国内亲人们的交流就少得多了,以前会经常和我爸讨论一些社会经验和时局的话题,现在他们更多的是关心我的新生活是否顺利。说实话,在加拿大的生活比在中国要简单很多,像这样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发展几百年了,方方面面都已经相当成熟,也有清晰的界限和规则,任何人都可以在一定的前提下享受明确的、不受限的自由。 首先我想重申自己的一个观点就是任何人都应该关心政治,此前我提过很多次了。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知道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所以一定有东西能影响甚至决定经济,那就是政治。大部分情况下,经济规律只能在一个平稳的政治环境中才能体现出来,如果政治环境稍有动荡,反映到经济上就是翻天覆地。这次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在美国的很多中概股跌得很严重,然后就会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讨论要不要抄底——如果了解了这场战争背后的故事,就不会盲目至此了。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能看得到的经济现象只是一个“表盘”,背后众多错综复杂的逻辑才是真正决定性的因素。 紧接着,全世界都开始谴责和从经济上制裁俄罗斯,这也导致了卢布瀑布式的下跌,如果美国取消了卢布的SDR之后,相信卢布在国际市场上会彻底归零。这两天看到不少新闻报道有人因为相信俄罗斯是“正义”之举就投资了不少卢布结果血亏。这就引出了第二个话题——谁才是被洗脑的那一个?不止是这一件事,国际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在中国和其他国家总是有不同的报道角度。有没有发现比如,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病毒问题,芬太尼问题,人权问题等等,凡是和中国/中共有密切关系的事情,中国始终和国际社会站在对立面,并且中国永远都是伟大、光明和正确的那一方,不管你认可哪一方,至少应该都认可这些分歧的存在。在我爸的观点里,中国当然是仁至义尽的一方,美国是因为嫉妒中国的崛起才步步紧逼的,我相信这不但是宣传机构的说辞,也是很多国人的“观点”。其实要弄清楚谁对谁错很简单:信息、逻辑和法律。 都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在中国基本没有“兼听”的机会,人们平时能接触到的不论正规媒体还是小道消息都是宣传部门安排好的内容,去年好像又规定擅自解读经济数据也违规了。如果有人转发外面的消息,在国内不是寻衅滋事就是煽动颠覆,就连美国大使馆在自己微信公众号里发布的消息也时常被删除或禁止分享。正因为如此,尽管我不同意我爸的观点也不愿意看到他被中国政府欺骗,但我也无法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