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the label covid-19

新冠闹剧该休矣

前段时间和国内的几个朋友联系了一下,他们都比较关心国外的疫情到底是什么状态,有没有像国内新闻报道的那样。我想结合本地情况简单汇报一下,以正视听。简短不看版是:已经正常很久了,要不是街上偶尔几个人还戴着口罩,大部分人应该已经都忘记了疫情存在过。  疫情早期,因为所有国家对病毒来不及了解,所以造成过短暂的恐慌。以及早期貌似症状更明显,加上PPE短缺问题,全国一度出现很严重的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那段时间应该是全球都最难过的时候。后来逐渐稳定下来之后,特别是一轮又一轮弱化的变异出来之后,情况才趋于缓和。和国内的强力管控不同的是,世界各地都没有类似的强制居家令,而通常会限制公共场合的人数,比如商店内平均面积限几个人,所以疫情期间大家都戴着口罩在超市外排起长队, 里面出来一个,外面就进去一个。门口都会备有口罩和消毒液,进门的时候会被要求戴好口罩以及双手消毒,但不会检测体温(因为体温是非常私人的数据,所有场合非医疗人员在检测体温前都会先告知你并征求同意之后再测,我们在疫情这几年一次都没有被测过)。如果出现症状,可以拨打政府电话,他们会安排到快速检测中心去做测试,然后会有一些缓解症状的指南,并建议居家隔离(实际上没有人会检查,全靠自觉)。据说有些地方会有志愿者会为居家隔离的人送食物,我不太清楚,总之即便不幸感染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没有症状,但是只要你怀疑自己是否感染,都可以在指定的地方去领取免费的快速检测试剂盒,大部分甚至都不用预约,只要过去就能领到两盒。总体上讲,目前疫情已经算是熬过去了。 病毒本身的传染性还是很厉害的,特别是最新的奥米克戎,但症状并不十分严重。我不记得具体数字,安省和魁省这两个重灾区好像已经低于平均十个人会有一个感染过,从身边的例子看,好像都感染过,但死亡案例都是在新闻上听说的,基本都是年龄比较大的人,身边倒是一个都没有。感染的人和感冒差不多,在家休息两天基本就恢复了,然后需要在家隔离一段时间。我目前主要是远程工作,所以偶尔会看到同事因为这个请假的,但都是两三天之后就又恢复工作了。从七月份加拿大取消航空疫苗政策之后,各省陆续都放松了公共场合聚集的限制,到八月基本上全国就完全放开了,甚至连强制口罩令都取消了。趁着夏天还没结束,只要天气好,就会有非常多人出去露营、沙滩等户外活动,和往年已无二致。 当疫情“结束”,人们冷静下来的时候就不免开始思考几个问题:病毒到底是

新冠疫苗——三思而后行

Image
从2019年新冠疫情在武汉出现,至今我还没有做过一次检测,更没有接种过疫苗,在可见的未来也没有接种的打算。2019年底前我们全家离开广州举家来到加拿大的时候还没有听说病毒,直到次年1月才开始得知武汉出现病例的消息,时至今日,全球已经有近2亿人感染、420万人死亡,这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疫情了。 首先,我不认为人类目前对冠状病毒有足够的了解。除了这次的COVID-19,一般人熟知的冠状病毒大概还有SARS和流感。前者于2003年在北京爆发过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所以没有太多关于它的数据,而流感是每年都会在全球爆发的流行病,为什么同为冠状病毒的流感能长年困扰世人至今没有彻底的解决办法,凭什么相信明显比它厉害很多倍的COVID-19能很快得到完全控制?截止目前,我们只知道COVID-19病毒会与肺部的ACE2细胞结合而感染人体,但具体免疫系统如何反应,如何突破血脑屏障,如何影响大脑、神经系统和生殖系统,是否明确有无ADE效应等等,因此我觉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人类目前对冠状病毒不了解;其次,所有人都要清楚一点,全球的新冠疫苗都是「紧急征用」的,并没有任何一款完整通过全部三期临床验证。疫苗的研发是非常耗时间、耗钱的事情,一般没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投入是不会有结果的,显然这次全球的疫苗都是在疫情紧急的情况下被逼迫出来的,在美国,包括辉瑞、强生都没有获得FDA正式的approve,这也就意味着不但疫苗的安全性不能像以往一般的疫苗那样得到尽可能大的保障,也意味着疫苗产生的任何后果只有自己承担,美国政府是没有法律责任的。所以很多国家的医疗机构都不但不会强制接种,而且非必要的岗位甚至不建议接种;最后,从已经接种的情况来看短期内副作用非常不乐观,长期的副作用更是未知数。不但出现大量接种后感染,甚至还有很多对人体造成直接伤害的案例。 其实,技术层面还有两个明显的漏洞,一个是至今还没有一位真正冠状病毒领域的专家(比如Malik Peiris?)出面解释这个事情,另一个是至今人们连确定的病毒来源还没搞清楚。 疫苗是政治正确的产物。在人们长期的生存经验中,疫苗就是预防病毒最好的武器,历史上许多非常凶险的病毒都因为疫苗而彻底从世界上消失,这让「疫苗」二字给人们带来了绝对的安全感,因此不论要消灭什么病毒,人们一定会寄希望于疫苗。所以在这么广泛的民意基础上,政府除了宣传和推广疫苗之外,并没有其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