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21

我的移民故事,是时候回顾一下了

现在说起移民,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南方人家族里面多多少少都有海外关系,很多年前其实已经知道,自己早晚也会走上这条路。 在 上一篇文章 里面也提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就是工作的前五年时间里处于攒经验的阶段,收获了不少技术经验,但也过得苦逼,于是开始打起移民的主意,当时觉得,移民应该是适合自己的,至少专业背景上,在所有国家的适应性都会非常好。 由于刚开始不是很自信,考虑到移民之后一个全新的环境也许一时无法适应,而且当时年龄不大,不如先留学就当缓冲一下,有当地的学历也许对以后的职业发展也有好处。于是开始物色合适的国家。在目标国家的选择上基本上只考虑过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因为它们都是比较主流的移民国家,所以相对路子会清晰一些。经过比较最后选择了新西兰,也许是信了网上那些中介的话,把新西兰说得像人间天堂、最后一块净土。新西兰最好的综合类大学是奥克兰大学,IT类比较好的还有怀卡托大学。于是委托了一家留学中介帮忙写文案以及提交申请,很幸运地,这两个大学的offer我都拿到了。只要我在三个月内能考出雅思A类6.5分就可以顺利入学,但还是很遗憾没有取得这个成绩,当时的英语基础实在是太渣了。错过新西兰,也许是命中注定的一次成功,就我现在的了解,如果当时留在新西兰,后面还会继续折腾移民到其他国家。 接下来就换了家公司,开始咨询顾问典型的“空中飞人”式的工作方式,经常需要飞全国各地去谈客户,移民大计就暂停了下来,但收集资料的工作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进行,这期间了解了很多国家的各种移民政策,各个中介的套路等。这个过程的意义是决定性的,一方面,在我选择了移民途径方式的时候有了自己的判断力,让移民的可靠性得到了保证,另一方面是选对了一个移民律师,其专业程度让移民的过程少了很多问题和顾虑。 当我2018年真正开始准备的时候,美国最快的移民排期已经在五年之后了,澳大利亚关闭了主流的几个移民项目,并且大幅提高了移民门槛,特别是IT类已经上涨到惊人的85分以上才有可能被邀请,最后只有加拿大还在大量吸纳移民,所以几乎毫无纠结地选择了加拿大,这里也不得不感叹一下,移民确实要趁早。在与移民机构联系的过程中会发现,他们大多会不自觉地会将客户当作小白,站在信息差的高度上俯视客户。有些机构会直接推荐雇主担保移民,我知道这是他们最赚钱的一种方式;有些机构甚至没有自己的持牌顾问,会把客户打包卖给其他机构,自己

程序员工作五年后一般怎样了?

这是一个来自知乎的问题,我把自己回答转载了过来: 程序员工作五年后一般怎样了? 刚毕业的时候做了一年前端开发,接着做了三年Linux下的C++嵌入式项目,然后觉得每天写代码实在太闷了,闷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坐车就是写代码,暗无天日。后来一咬牙转行售前技术顾问了,终于感觉人生开始不再那么无趣了。 销售顾问的的职责就是了解自己公司的产品,了解客户的应用场景,再提出一个方案把自己的产品和客户的需求结合起来,卖服务卖产品。但这个工作做得并不长,因为公司业务调整就干脆裸辞了,那是让我转变最大的一段工作经历。然后就陷入了人生的迷茫,因为不知道下一步继续做什么,如果回头去写代码又将重新回到暗无天日当中,继续做顾问也不觉得有多么光明的前景。除此之外我觉得让我迷茫的还不只是职业,更多的是这个职业对我身体和性格的影响。当我沉迷在工作中的时候感觉不到时间流逝,脑子里面都是代码、架构、产品的事,忽略了外部世界,忽略了与人沟通……只关心自己,所以我意识到即便自己在行业事业上有多大的成就都无法填补对正常生活方式的需求。 辞职待业的那段时间开始想到了移民,我希望自己生活的环境是一个相互尊重且工作生活相对平衡的,不必为工作投入所有的精力时间,也不必为工作放弃兴趣爱好。然后我准备了雅思,联系了很多移民中介,比较了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终于来到了加拿大,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小目标。 在这里的一段时间陪娃玩,收获了很多乐趣;也学习了很多以前想学又没精力学的东西,多点了几棵技能树;和家人在一起更多地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