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with the label career

国外发达国家码农是真混得好么?

回答了这个问题: 国外发达国家码农是真混得好么? 我是加拿大新移民,已经上班一个多月了。公司在多伦多,是做净水设备的,也是美国的上市公司,我负责Linux嵌入式设备的软件开发。团队目前有七八个人,其中一个来自俄罗斯,其他都是本地人。 签offer之后,HR就联系我开始寄东西了,先是搞了一整套swag(新人礼包),还有寄必须的办公设备包括电脑,都是最新款,必要的软件都装好了。此外领导还说,除了电脑之外的其他配件,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提,顺便帮我订了DELL最新款的曲屏显示器,说你这是个远程岗位,以后会一直在家工作就给你整个好一点的。正式开工之后没有具体的工作内容,全是公司文化的培训,整天和不同的人开不同的会议,那两周感觉自己英语突然提高了很多。 我们团队目前采用敏捷管理,每两周把需求池里面的东西拉取一些出来做一个sprint,再分拆成一些小的任务。每天早上视频聊15分钟短会,然后就各干各的,需要沟通的时候随时发Teams消息或者直接开视频聊。每天早上9点上班,但通常能赶上9点半的站会就行了,晚上5点下班,4点半就有人离开,周末和节假日是肯定见不到人的。就算工作日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因为公司要求每周工作达到40个小时,所以如果有事可以去办,群里和大家打个招呼就好了,自己再找时间把小时数补上。疫情期间几乎所有人都是远程工作,所以偶尔也见过有同事这周在这个城市,下周又去了另一个城市。每周的4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面有半天是没有工作安排的,叫做个人发展时间,可以做自己感兴趣的任何事情,看书,看视频,睡懒觉,或者干工作的事都可以。定期还有一些知识分享的机会,每次分享会里会有一个人讲解一些可能对别人有帮助的知识,有的分享硬件,C语言,还有看过的书,有意思的开源项目或者生产力工具等等,总之可以相互帮助也能促进交流和了解。 工作本身非常轻松,这段时间主要做一些技术的预研,比如一些新的语言和框架能否用到公司新的项目中,还有对新设备的调试,然后把过程和进展详细记录下来,暂时基本上没有做过需要大量的编码的事。以中国人的效率,一周的工作可能我们一两天就干完了,花时间的部分主要在沟通协调以及写文档上。网上说的比如一件小事拖很久这么夸张的事几乎不存在,需要找人协调一些资源的时候基本上当天就有响应,不用太多工作量的话当天也都能解决。那种很夸张的事可能只存在于政府部门,那是真的慢。关于职业发展,公司有不同的

程序员工作五年后一般怎样了?

这是一个来自知乎的问题,我把自己回答转载了过来: 程序员工作五年后一般怎样了? 刚毕业的时候做了一年前端开发,接着做了三年Linux下的C++嵌入式项目,然后觉得每天写代码实在太闷了,闷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坐车就是写代码,暗无天日。后来一咬牙转行售前技术顾问了,终于感觉人生开始不再那么无趣了。 销售顾问的的职责就是了解自己公司的产品,了解客户的应用场景,再提出一个方案把自己的产品和客户的需求结合起来,卖服务卖产品。但这个工作做得并不长,因为公司业务调整就干脆裸辞了,那是让我转变最大的一段工作经历。然后就陷入了人生的迷茫,因为不知道下一步继续做什么,如果回头去写代码又将重新回到暗无天日当中,继续做顾问也不觉得有多么光明的前景。除此之外我觉得让我迷茫的还不只是职业,更多的是这个职业对我身体和性格的影响。当我沉迷在工作中的时候感觉不到时间流逝,脑子里面都是代码、架构、产品的事,忽略了外部世界,忽略了与人沟通……只关心自己,所以我意识到即便自己在行业事业上有多大的成就都无法填补对正常生活方式的需求。 辞职待业的那段时间开始想到了移民,我希望自己生活的环境是一个相互尊重且工作生活相对平衡的,不必为工作投入所有的精力时间,也不必为工作放弃兴趣爱好。然后我准备了雅思,联系了很多移民中介,比较了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欧洲,终于来到了加拿大,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小目标。 在这里的一段时间陪娃玩,收获了很多乐趣;也学习了很多以前想学又没精力学的东西,多点了几棵技能树;和家人在一起更多地沟通。

应该成为什么样的技术人

前几天逛论坛看到 这个帖子 ,楼主分享了人脸识别的技术,并给出效果演示在一定有效面部信息的情况下还能精确识别对象的身份。但是跟贴就很有意思了,大体上分成了清晰的两派,一部分人认为技术无罪,另一部分人认为这个涉及伦理和隐私不应该研究,我倾向同意第二种观点。 在中国隐私侵犯的事无处不在,以前做数据开发的时候会抓一些app的流量数据作分析,发现中国几乎所有app都存在隐私侵犯的现象,比如都会额外采集无线网络数据和设备唯一编号等信息。再想想无处不在的治安摄像头和高铁和机场的人脸识别应用等等,去年百度CEO李彦宏就说过中国人民愿意为便利牺牲隐私。所以可以看出在中国从官方到民间几乎就没有愿意为保护隐私牺牲利益的氛围。 我始终认为技术人首先是人,人应该首先具备基本的是非观念和伦理,其次才是这个人做什么技术工作。但是结合我过去的工作经历,我并不认为有很多技术人是这样。跟贴中有很多人说楼主只是分享个技术而已,楼主也说一个卖菜刀的人不需要为谁买了菜刀干什么事负责。看来面向对象的抽象思维已经深入人心,低耦合是技术思维,人不是没有伦理和感情的机器,不要这么单纯。 我看到一个回帖提醒得很好,所有人都知道菜刀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干坏事,拿菜刀来比喻人脸识别技术不合理,因为人脸识别技术只会被用来干/或者助长侵犯隐私的坏事,所以可以相提并论的比喻对象是毒品,毒品也只会被用来干坏事。我想,如果我卖了一把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干坏事的菜刀,有人拿它干了坏事,我肯定会有愧疚感。同样地,可以想像有人拿自己开发的技术去干了坏事,谁都应该有愧疚感。这是为人之基本伦理。 中国的技术人大多不信仰任何东西,甚至简单地认为信仰是宗教的事,这是错误的,是人就应该有信仰。信仰不是放弃相信科学转而信神,它带来的应该是敬畏之心——敬天敬人敬自己。敬天就是要尊重自然规律,不会盲目地战天斗地;敬人就是要尊重人伦社会的基本规律,不会自私和目中无人;敬自己就是要自律和自省,不会贪婪和放纵。 技术人首先要做个明白人,应该清楚知道自己创造的东西有社会价值在哪里,而不应该是一个工具,要不然和一颗螺丝钉或者一把扳手有什么区别,只能被人利用,除了增长的年龄和技术水平一无所获,不论什么时候、还做不做技术工作,脑子里面少点技术思维,多点人伦观念,会显得更像个正常人,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