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三思而后行

从2019年新冠疫情在武汉出现,至今我还没有做过一次检测,更没有接种过疫苗,在可见的未来也没有接种的打算。2019年底前我们全家离开广州举家来到加拿大的时候还没有听说病毒,直到次年1月才开始得知武汉出现病例的消息,时至今日,全球已经有近2亿人感染、420万人死亡,这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疫情了。

首先,我不认为人类目前对冠状病毒有足够的了解。除了这次的COVID-19,一般人熟知的冠状病毒大概还有SARS和流感。前者于2003年在北京爆发过之后就销声匿迹了,所以没有太多关于它的数据,而流感是每年都会在全球爆发的流行病,为什么同为冠状病毒的流感能长年困扰世人至今没有彻底的解决办法,凭什么相信明显比它厉害很多倍的COVID-19能很快得到完全控制?截止目前,我们只知道COVID-19病毒会与肺部的ACE2细胞结合而感染人体,但具体免疫系统如何反应,如何突破血脑屏障,如何影响大脑、神经系统和生殖系统,是否明确有无ADE效应等等,因此我觉得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人类目前对冠状病毒不了解;其次,所有人都要清楚一点,全球的新冠疫苗都是「紧急征用」的,并没有任何一款完整通过全部三期临床验证。疫苗的研发是非常耗时间、耗钱的事情,一般没有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投入是不会有结果的,显然这次全球的疫苗都是在疫情紧急的情况下被逼迫出来的,在美国,包括辉瑞、强生都没有获得FDA正式的approve,这也就意味着不但疫苗的安全性不能像以往一般的疫苗那样得到尽可能大的保障,也意味着疫苗产生的任何后果只有自己承担,美国政府是没有法律责任的。所以很多国家的医疗机构都不但不会强制接种,而且非必要的岗位甚至不建议接种;最后,从已经接种的情况来看短期内副作用非常不乐观,长期的副作用更是未知数。不但出现大量接种后感染,甚至还有很多对人体造成直接伤害的案例。

其实,技术层面还有两个明显的漏洞,一个是至今还没有一位真正冠状病毒领域的专家(比如Malik Peiris?)出面解释这个事情,另一个是至今人们连确定的病毒来源还没搞清楚。


疫苗是政治正确的产物。在人们长期的生存经验中,疫苗就是预防病毒最好的武器,历史上许多非常凶险的病毒都因为疫苗而彻底从世界上消失,这让「疫苗」二字给人们带来了绝对的安全感,因此不论要消灭什么病毒,人们一定会寄希望于疫苗。所以在这么广泛的民意基础上,政府除了宣传和推广疫苗之外,并没有其他选择,特别是民主政府,毕竟在万众期待的时候给人们泼冰水的代价实在太大,也必定会给政治对手以把柄。第二,前面说过了人类还不了解冠状病毒,因此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医疗主管机构有能力说清楚这个病毒且足够确定疫苗没有效、还能成功劝说民众放弃接种。第三,政府肯定也有甩锅的嫌疑,如果控制住了就是自己的政绩,如果没控制住就是疫苗公司不给力。所以,在世界范围内攀比疫苗接种率成了很多国家秀政绩的最有效的手段,这也是社会底层疫苗接种乱象的根源,比如变相强制接种甚至直接强制接种、给钱接种疫苗等等。

此时这句话又可以拿出来用了:「永远不要看他怎么说,只看他怎么做」。当Fauci、Albert等大佬一边告诉你要打疫苗,一边要么假打疫苗、要么明确拒绝打疫苗的时候,当你知道NIH只有一半多点的雇员接种了疫苗的时候,当你在接种疫苗前被明确告知后果自负的时候,你是否清醒地意识到你是否真的有必要、且作好心理准备接受从此身体里埋下一个不定时炸弹——可能明天就爆,也可能一直都不会爆,你是否清楚当这一针管推下去就永远回不到从前。

当然,是否接种疫苗是一个私人的事情,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决定,所以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仅供参考、欢迎交流。这里有必要声明一下,我不是反对一切疫苗的人,除了流感和新冠疫苗之外我其实都接种过了,我只是认为新冠疫苗还远没有到可以安全接种的时候。

评论

发表评论

言论自由,理性尊重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加拿大SUV移民项目的流程和花费

移民是自己规划出来的,而不是大力出奇迹

再说点加拿大 Start-up Visa SUV 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