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试着聊点政治

自从出国之后跟国内亲人们的交流就少得多了,以前会经常和我爸讨论一些社会经验和时局的话题,现在他们更多的是关心我的新生活是否顺利。说实话,在加拿大的生活比在中国要简单很多,像这样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发展几百年了,方方面面都已经相当成熟,也有清晰的界限和规则,任何人都可以在一定的前提下享受明确的、不受限的自由。

首先我想重申自己的一个观点就是任何人都应该关心政治,此前我提过很多次了。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知道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所以一定有东西能影响甚至决定经济,那就是政治。大部分情况下,经济规律只能在一个平稳的政治环境中才能体现出来,如果政治环境稍有动荡,反映到经济上就是翻天覆地。这次俄乌战争爆发之后,在美国的很多中概股跌得很严重,然后就会在社交媒体上看到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讨论要不要抄底——如果了解了这场战争背后的故事,就不会盲目至此了。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能看得到的经济现象只是一个“表盘”,背后众多错综复杂的逻辑才是真正决定性的因素。

紧接着,全世界都开始谴责和从经济上制裁俄罗斯,这也导致了卢布瀑布式的下跌,如果美国取消了卢布的SDR之后,相信卢布在国际市场上会彻底归零。这两天看到不少新闻报道有人因为相信俄罗斯是“正义”之举就投资了不少卢布结果血亏。这就引出了第二个话题——谁才是被洗脑的那一个?不止是这一件事,国际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在中国和其他国家总是有不同的报道角度。有没有发现比如,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病毒问题,芬太尼问题,人权问题等等,凡是和中国/中共有密切关系的事情,中国始终和国际社会站在对立面,并且中国永远都是伟大、光明和正确的那一方,不管你认可哪一方,至少应该都认可这些分歧的存在。在我爸的观点里,中国当然是仁至义尽的一方,美国是因为嫉妒中国的崛起才步步紧逼的,我相信这不但是宣传机构的说辞,也是很多国人的“观点”。其实要弄清楚谁对谁错很简单:信息、逻辑和法律。

都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在中国基本没有“兼听”的机会,人们平时能接触到的不论正规媒体还是小道消息都是宣传部门安排好的内容,去年好像又规定擅自解读经济数据也违规了。如果有人转发外面的消息,在国内不是寻衅滋事就是煽动颠覆,就连美国大使馆在自己微信公众号里发布的消息也时常被删除或禁止分享。正因为如此,尽管我不同意我爸的观点也不愿意看到他被中国政府欺骗,但我也无法责怪他,因为以他的能力确实无法获取多方消息再加以判断。但是一些听不得半点说中国不好的小粉红就不对了,他们有能力接触到更多的资讯,但因为单纯被灌输了错误的价值观形成畸形的观念确实让人既气愤又无奈。作为当局,不管他们干了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把自己放置在道德至高点,所以作为民众如果只能看到他们怎么说而不能看清他们怎么做的话,就无从作判断了。

对大部分人来说,如果稍加思考,很多谎言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存空间。比如中国政府说美国为了打压中国才处处与中国作对——其实美国根本不必要这么做。因为自从中国加入WTO(美国同意后才有了中国经济腾飞的三十年),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都不断把自己的产业搬到中国,甚至造成美国自身产业上的空洞,比如疫情爆发的时候,很多国家发现自己连PPE企业都没有,不得不从中国紧急采购。中国经济发展得好的时候,世界经济总体都是不错的。所以就算美国不想看到别人超过自己,也根本不必要像小粉红说的那样:把中国往绝路上逼。况且在历史上帮助中国最多的国家之一就是美国,特别是二战时期,没有美国出手的话中国已经亡于日本军国主义了。所以这时可以回过头来看,美国明明可以从与中国合作中赚到很多好处,为什么要自断财路?——逻辑很重要。可悲的是新中国建国之后,我们在课堂上已经基本上接触不到逻辑思维方式的培训了。

过去的这几年是中国和美国冲突最多的一个时期,我觉得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出现的很正常的表现,远不必上纲上线到路线之争和意识形态之争。现在的世界秩序是二战之后形成的,也是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也就是说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要摆脱野蛮和愚昧,全世界在一起制定法律和规则,然后共同遵守。中国在过去的几千年里都是封建社会没有这个传统,现在要融入这个世界的话就必须要共同遵守和维护一套秩序,所以目前的冲突对中国反而是一件好事,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遇让中国走上法治的道路,未来才能更好地与其他发达国家共存。比如中国一直在南海造岛,用中国人的话说,我在自己的地盘上做什么都行,别人管不着。但毕竟中国在世界版图内,而且中国目前是联合国成员,更是常任理事国,就理所当然地应该遵守国际海洋法律,岛和礁在法律中有明确的区分,前者有方圆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而后者没有,如果擅自把礁改成岛,就有可能对国际航线造成影响,就相当于在一块农业用途的土地上盖了商品房,违法的建筑是必须要拆除的。所以美国敦促中国不要违法在南海造岛,我当然会认为美国做得是对的。再回到俄乌战争这件事上,很多人可能会说美国没有战争是因为不想参与,不对。在战争爆发的时候,国际社会在谴责的同时,联合国第一时间要做的事是开紧急会议讨论评议俄罗斯是否是“入侵”乌克兰,如果符合国际法规中对侵略战争的定义,那么就可以认定俄罗斯总统普京犯了战争罪(至于普京是不是战犯,如果是战犯会有什么待遇,那是荷兰海牙国际法庭要走的下一个司法程序了),后面对俄罗斯和普京本人一系列的制裁才有法律依据。其次,在美国法律规定总统有权力发动一场30天内结束的战斗,如果是正式宣战或参战,就必须要国会批准,另外泽连斯基作为目前合法的乌克兰总统,他还没有正式宣布允许国际维和部队进入乌克兰参与抵抗侵略(只开放了国际志愿军),所以不止是美国,任何国家目前都没有法理依据进入乌克兰参与战斗。这也是为什么普京把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说是一场特别军事行动,而不敢自称为“报复”或其他词,他也在刻意避免违反国际法。

至于为什么称现在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后再慢慢说吧。反正世界远不是平时我们在新闻里能看到的那样,认识世界也是一个过程,先从“反洗脑”开始吧。

Comments

  1.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墙内老一辈确实很难做到,CN宣传部工作重点是对内的,而不是向外讲好CN故事

    ReplyDelete
  2. 华人精英主义者有一套共同的思维模式:
    我会翻墙 我比普通中国人聪明的多
    中国老百姓都很愚昧 都被政府洗脑 众人皆醉我独醒

    讲真 高华的智商应该都是不错的 但是谈政治实在好笑
    以中国的体量和中国人民的吃苦耐劳 中国加入国际贸易体系之后
    一定会取代USA的主导地位 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高华蒙着眼睛说“我不听我不信” “就是中国人不遵守规矩才被USA制裁”

    USA对同属资本主义阵营的欧洲和日本都是一边拉拢一边打压
    怎么可能放任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自由发展?

    高华谈政治实在是太可笑。。。

    PS:博主既然给自己打上了"言论自由"的标签 我过几天来看这条评论会不会被删

    ReplyDelete
    Replies
    1. 1. 以“xx谈政治实在好笑”开道,但没看到具体逻辑,使用的思路 “一定会…… 谁都看得出来的事情”,是一种主观认知,如果认为博主也是主观描述也可以,但用来论证“xx谈政治实在好笑”就谈不上了;
      2. 以匿名点其他人的名,这个事情就挺搞笑的;
      3. ‘然给自己打上了"言论自由"的标签 ……会不会被删’,已过了这几天,看来没被删;另外这话听起来是有点道德绑架,有没有想过如果在其他地方的留言被删,不是因为博主不遵守自己的约定,而是“自己匿名隐身,随意点名批判”而被删?

      Delete
    2. 有访客愿意花时间浏览并且留言,我还是挺感激的。总体上如果没有违反「普世」法律或道德的留言,我不必要删。

      中国政府在所有场合都用美国打压来解释所有自身的困境,这就符合我上面提到的理论:中国政府一定会为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以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他们再笨也不会向世人坦白是因为自己存在倾销、补贴和强迫劳动而获得的优势无法被文明世界认可,并且WTO的仲裁和判决里大部分都是败诉;也如同8964时期中共说学生暴乱才镇压,他们肯定不会承认因为无法满足学生的诉求;也如同他们说为了国家安全和保护未成年人才建立的网络防火墙,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是不想让国内民众了解世界多方的声音;亦如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却说为了消灭纳粹……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但有个共同点:独裁政府都是「伟光正」的,错都在别人、别人指责我的禁止传播和讨论。

      另外,如果您认真看过我所写的内容,应该能很真切地感受到,我有条件接受多方资讯,同时对墙内没有这个条件的人表示了同情和理解,而不是秀优越感。因为我相信「普世」价值判断的存在,就如同人人都知道屎是臭的,但偏偏有些政府捂着他的人民的眼睛说这是蛋糕,人民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不是人民蠢而是这个政府坏,很简单的道理。

      Delete
  3. 博主的问题就在于,他以为逃过了自己被东边的洗脑,但是却没有发现自己被西边的洗脑了。
    东边的官僚特权资产阶级是邪恶,无耻,贪婪的。那么请问,西边的金融资产阶级就不是邪恶,无耻,贪婪的吗?
    真正聪明的人不会只听东边的声音,也不会只听西边的声音,甚至不是只听两边的声音,他还会想法设法的听取两个国家内部那些异议者的声音。
    这么说吧,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病毒问题,芬太尼问题,人权问题,这些问题除了最后一个人权问题外,其他的问题,美国根本没有说到点子上。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于阶级矛盾严重,剥削严重,劳动者权益没有保障。但是这个问题美国会指出来吗?并不会,因为它自己也有阶级矛盾严重的问题,他不敢指出这一点。
    这就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现在的世界,就是一个充斥着邪恶的地方,没有白色的乌鸦。只能说欧洲加拿大这样社会民主党上台的国家,会相对稍微好一点。但是这些稍微好一点的国家,却又竞争不过邪恶国家(2008年以来,全世界的经济增量主要被中国和美国拿走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前面半段说得挺好的,我在写的时候也已经尽量克制不说得太极端。我觉得中国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阶级矛盾,而是价值观的冲突。二战之后世界文明和秩序已经迈入一个新的阶段,很显然中国目前没有跟上这个脚步,依然在搞独裁,这些看得到的问题都是这个根本原因造成的。一段时间内西方社会可能会和中国打交道因为有便利和利润,但因为价值观的差异导致从根本上两个阵营是没有信任的。所以你会看到,西方在和中国合作的同时,也在和中国斗争,是因为他们也知道和中国合作有好处,但又想坚持自己普世价值这个原则,这样下去这种合作没有未来,除非一方妥协。

      Delete
  4. 不支持任何政权与宗教

    ReplyDelete
  5. 纵观整个世界历史,没有什么完美的政体。政府管的少,人民的自由度就高,同时政府承担的责任也少,需要民众对自己负责;反之政府管的多,民众的自由就会少,对应换来的就是政府需要对更多的事情承担责任,我想经历过这几年的疫情大家应该会有所感受。
    历史上所有快速崛起的后发政体和国家,如果想要快速进入世界就必须要集权,只有集权才能快速决策、集中力量办大事,需要个体牺牲一部分利益,换来族群更大的发展空间。
    所以从个人的角度上去看集权绝对不是什么很好的感受,为了集体和族群牺牲了很多东西;但是站在族群的角度上来看却是最划算的一种政治制度,只要决策层不犯浑,势必会快速发展起来。如果把维度再扩大到整个人类的发展历程上来看又何尝不是呢,科技发展了,但是人的幸福感却越来越低,每个人的工作时长越来越长,分工越来越细分,工作的成就感越来越低,绝大多数人的存在沦为了工具,这何尝又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我们能做的就是选择,不喜欢现在的环境和先转就想办法换个自己理想的生存环境,喜欢现在的生活环境就尽情的去享受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正好现在中国就是处于一个必须要通过集权快速追赶的过程,你不能说他好,但更不能说他不好,用你的话来说就是现在至少不是太差。至于将来会走到哪一步,朝哪个方向取走,那就要看决策层的智慧和克制了,从内部主动求变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这是历史的必然。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走向苏联的结局。

      Delete
    2. 这是一个低劣的谎言,任何时候都不应该成为集权的借口,任何时候——就像我上面说过的,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可能不会有第三次,因为你会永远地失去自由。如果有人让你为了集体牺牲个人,为了明天牺牲今天的时候,就是在剥夺你的自由,你放弃了今天就不会再有明天——撒旦从来都是这么干的。

      Delete

Post a Comment

言论自由,理性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