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闹剧该休矣

前段时间和国内的几个朋友联系了一下,他们都比较关心国外的疫情到底是什么状态,有没有像国内新闻报道的那样。我想结合本地情况简单汇报一下,以正视听。简短不看版是:已经正常很久了,要不是街上偶尔几个人还戴着口罩,大部分人应该已经都忘记了疫情存在过。 

疫情早期,因为所有国家对病毒来不及了解,所以造成过短暂的恐慌。以及早期貌似症状更明显,加上PPE短缺问题,全国一度出现很严重的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那段时间应该是全球都最难过的时候。后来逐渐稳定下来之后,特别是一轮又一轮弱化的变异出来之后,情况才趋于缓和。和国内的强力管控不同的是,世界各地都没有类似的强制居家令,而通常会限制公共场合的人数,比如商店内平均面积限几个人,所以疫情期间大家都戴着口罩在超市外排起长队, 里面出来一个,外面就进去一个。门口都会备有口罩和消毒液,进门的时候会被要求戴好口罩以及双手消毒,但不会检测体温(因为体温是非常私人的数据,所有场合非医疗人员在检测体温前都会先告知你并征求同意之后再测,我们在疫情这几年一次都没有被测过)。如果出现症状,可以拨打政府电话,他们会安排到快速检测中心去做测试,然后会有一些缓解症状的指南,并建议居家隔离(实际上没有人会检查,全靠自觉)。据说有些地方会有志愿者会为居家隔离的人送食物,我不太清楚,总之即便不幸感染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没有症状,但是只要你怀疑自己是否感染,都可以在指定的地方去领取免费的快速检测试剂盒,大部分甚至都不用预约,只要过去就能领到两盒。总体上讲,目前疫情已经算是熬过去了。

病毒本身的传染性还是很厉害的,特别是最新的奥米克戎,但症状并不十分严重。我不记得具体数字,安省和魁省这两个重灾区好像已经低于平均十个人会有一个感染过,从身边的例子看,好像都感染过,但死亡案例都是在新闻上听说的,基本都是年龄比较大的人,身边倒是一个都没有。感染的人和感冒差不多,在家休息两天基本就恢复了,然后需要在家隔离一段时间。我目前主要是远程工作,所以偶尔会看到同事因为这个请假的,但都是两三天之后就又恢复工作了。从七月份加拿大取消航空疫苗政策之后,各省陆续都放松了公共场合聚集的限制,到八月基本上全国就完全放开了,甚至连强制口罩令都取消了。趁着夏天还没结束,只要天气好,就会有非常多人出去露营、沙滩等户外活动,和往年已无二致。

当疫情“结束”,人们冷静下来的时候就不免开始思考几个问题:病毒到底是从哪来的?以及是否还有必要强力管控?病毒的来源一直是世人并没有忘记的一个话题,因为只有弄清楚来源,才能知道这个病毒的致病原理是什么,才能制定真正有效的防控策略。就如同解决一个问题的第一步当然是先定义问题、了解问题,知道问题是怎么产生的才能制定有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一样,但病毒溯源目前看貌似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很多人只知道它的基因序列和2018年12月中国第三军医大学南京军事医学科学研究院发表的ZC45和ZXC21(即舟山蝙蝠病毒)高度相似,结合疫情初期吹哨人李文亮以及披露新冠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相似性之后被关闭实验室的张永振教授的遭遇,似乎让这一猜想变得更真实。但是否能完全得到印证还需要一点时间。

这三年来,中国人的承压极限正在被测试,无休止的封城、核酸检测、入户消杀等魔幻一幕幕上演,也似乎给当局展示了病毒其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极权工具——只需要一个红码,不再需要天量的维稳费用,不再需要暴力执法,也不再需要宣传鼓动,就能让任何一个人寸步难行、生不如死。一边说病毒凶猛、不防控要全死光,一边说防控好,是为了你的安全。这底层的逻辑其实就是:特殊情况要特殊对待,眼下活命要紧,自由什么的就先别管了,忍一时风平浪静。这就引出了我的另一篇文章,以及一个灵魂烤问:自由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vs都活不下去了要自由还有什么意义。几千来年西方人死了人流了血最后懂得了政治都是肮脏的、政府都是阴暗的、政客都是贪婪的,最终要靠制度而不是人,而一个好的制度的前提就是人人自由。中国人从公元前200年秦统一中国之后原地转了两千年至今还不明白。自由绝不是免费的,当你用流血换来自由的那一刻,它就应该像生命一样宝贵,因为一旦被欺骗、恐吓、以任何理由放弃一次自由,就永远地失去它了。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西方人骨子里就有自由的基因(教育的结果),当政府出现极权的苗头的时候,就会有人站出来大声呐喊。疫情期间各国都有过很多次游行就是这一表现。

对于魔幻的疫情防控这事,有人还在睡但已经有人醒了:当年病毒来的时候他们不承认,现在病毒走了他们也不承认,到底是病毒不放过他们,还是他们不愿意放过病毒。 

Comments

  1. 前天返城做核酸。整个县城只有一个24小时采样点。因为是中秋假期,排队了两个多小时才测到。有人打市长热线,有人拍视频发网上。但大多数都只会抱怨为什么不多设几个采样点。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让我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台词:这些高墙很奇怪,最初你恨它,然后慢慢习惯它,再久一些你就离不开它了,这就叫彻底改造。

      Delete
  2. 知道这些也没用,每次核酸检测,都是一次洗脑的过程。当你说这个是大号感冒的时候,就会有人说医疗系统的压力之类的。现在我也懒得跟别人讨论这些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明白。以前还能反对,现在不配合都是大错,以后可能配合程度不高都要付出代价。

      Delete

Post a Comment

言论自由,理性客观